在“应该”和“必须”两条路中,你究竟该如何选择?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4-04-23 09:58  访问数:

 

编者按:本文来自First Round Review,他们准备的文章既讲故事,又向创业者提供可操作的建议,以助力打造优秀的公司。在生活中,我们是应该按照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去生活,还是应该按照外界所期望的方式去生活?这是一个很多人为之困惑的问题。Elle Luna 是一位来自旧金山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她曾参与过Mailbox和Medium的设计开发工作以及 iPhone 版Uber的重新设计工作。在此之前,Elle 还曾在全球顶尖的设计公司 IDEO 工作过 5 年。为了遵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她放弃了先前的优越工作,开始投身在一项名为Bulan Project的纺织品艺术项目,并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一定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因为这么做是绝对值得的。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 Luna 是怎么说的。

 

生活中往往有两条路,分别是“应该”和“必须”。站在“应该”和“必须”的分叉口,我们必须一次次地做出选择。本文就是一篇关于如何在两条路间做出选择的文章。对于那些在生活中一直选择“应该”这条路的人们而言,这篇文章可能会唤起他们内心对“必须”这条道路的渴望和向往,读完这篇文章后,他们可能会觉得为何不试试“必须”这条路呢。

 

 

“应该”这条路是别人期望的我们应该拥有的生活方式:我们如何思考、如何表达、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如果我们选择了“应该”这条路,我们的生活将会非常平稳顺利,风险也会很小。

 

“必须”这条路则完全不同

 

“必须”则是真正的自己、我们所坚信的东西、以及当我们遵从自己真实想法时所做的事情。它是我们的天性和渴望,也是从我们内心最深处的直觉。“必须”就是当我们不再遵照别人的期望而完全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去做事情。我们一旦选择了“必须”这条路,我们便无需从外部寻求灵感,反之,我们会倾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呼唤。

 

“必须”就是为什么梵高一生都在绘画却没能在有生之年得到公众的认可。“必须”就是为什么外界最初会将莫扎特表演的唐. 乔瓦尼歌剧批判的一塌糊涂甚至称之为丑陋。“必须”就是为什么一位已过而立之年的律师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写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却被出版商屡屡拒绝,这位律师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他的小说最终得到了认可,这位律师就是家喻户晓的法律小说家 John Grisham。“必须”当然不仅是画家和作家等的专利。“必须”也是为什么 Airbnb 在创立初期会通过卖成盒麦片获得营收来勉强维持运营,因为那时根本没人愿意投资 Airbnb。

 

当年在 Mailbox 工作时,我在 TED 上偶然看到过国际艺术家 Stefan Sagmeister 的关于“工作、事业和内心呼唤”的演讲。在演讲中,他谈到了这三者的不同,当时我就在想,在这三者中,我拥有了哪一个。与此同时,我还阅读了一本 Arianna Huffington 撰写的毕加索传记。在这本传记中,Huffington 描述了当她知道毕加索是如何选择度过自己一生的方式时的激动之情:

 

“随着对他的人生和他的艺术了解的加深,我发现他的人生和他的艺术越来越趋于汇合。‘重要的不是艺术家做了什么,重要的艺术家是什么。’毕加索曾这么说过。然而毕加索的艺术如此真实地反映了他自己,因此他做的事就等于他自己。”

 

 

 

毕加索的人生和他的艺术工作就这样天衣无缝的融合在了一起。我们似乎可以通过欣赏他的油画就能探视他的灵魂。当我们的人生与我们的工作真正合二为一时就会这样。在这个时候,工作内容和头衔便无关紧要,因为此时我们不是去工作,我们就是工作本身。

 

这让我做出了以下假设,如果:

 

 

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事业=我们内心的召唤

 

假如我们是谁和我们做的事情融为一体会怎样?假如我们的工作就是我们自身的真实写照以至于我们无法将工作与人分开会怎样?假如我们的工作就是我们的事业和我们内心的呼唤,这又会怎样?想到这里,我的脑袋似乎马上就要爆炸了。

 

选择“必须”听起来很不错,对吧?它可以让我们充分发挥自己的天赋并让我们以具体的工作成果向世界展示。既然选择“必须”能够给我带来如此多的利处,那为什么每次在“应该”和“必须”间进行选择的时候,我们会更多地选择“应该”这条道路呢?

 

这的确是有原因的。因为选择了“必须”会让人胆战心惊,选择了“必须”就好比纵身跳入深不见底的悬崖,你看不到悬崖下面到底会有什么,这不得不令人生畏。

 

就在一年前,我纵身跳下了一生诸多悬崖的第一个悬崖,即我辞掉了在 Mailbox 的优越工作,开始从事工艺品制作工作。

 

第一章节:选择“必须”可以帮你创作出能够在宇宙间泛起涟漪的伟大作品

 

我的通往“必须”之路源于一个一直以来萦绕在我心怀的关于一间白色房间的梦境。我梦境里的这间白色房间是这样的:混泥土地板、纯白色的墙壁、地板上有一张床垫子。就是这样一间房间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有一天,我的一位朋友问了我一个可以说是改变了我人生轨迹的问题:“你有想过在现实生活中寻找你梦境里的东西吗?”。当时我并没有这么想过,但是后来我开始思考:如果我决定在现实生活中寻找我梦境里的东西,我该去哪?

 

 

当时我想,我应该上免费分类广告网站 Craigslist 去寻找我梦境里的东西。为此,我开始用电脑在 Craigslist 上浏览待出租房屋的照片,一开始我还觉得这挺可笑。不过后来我真的就找到了在梦境中反复出现的那间白色房间。

 

和上述经历类似,我的一段全新的旅程也即将开始。

 

虽然我对“召唤”这个词的涵义有一定的认识,但却从未亲身实践过。“跟从你的快乐吧,宇宙会在四面都是墙的密室中为你打开一扇门。”现代哲学家 Joseph Campbell 曾这样说道。最近,有人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我没有听到内心的召唤怎么办?假如我想听到自己内心的召唤但却听不到该怎么办?那时我能做些什么呢?”这时有两个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第一个想法是:写一篇未来的新闻稿

 

在 Mailbox 时,我们从亚马逊学到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实践方法,即写一篇未来的新闻稿。大意就是我们针对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但我们又非常渴望有的产品写一篇新闻稿,是真正的新闻稿。在新闻稿中我们想象着自己最狂野的梦想都实现后会发生什么。我们甚至会将这样的新闻稿放印杂志里。当然,这样的新闻稿的内容仅限于产品或自己所在的公司。

 

第二个想法是:为自己写两个版本的讣告

 

 

Roz Savage 是一位著名的女性海洋桨手和环保活动家,在 2005 年至 2006 年间,她独自用双桨划过了太平洋,成为独自划桨跨越太平洋的第一位女性。在她 33 岁那年,她曾为自己写下了两个版本的讣告:

 

“第一个版本的讣告内容是我希望读到的内容,讣告里所说的人真正懂得如何去生活,因此也是我所仰慕的人。第二个版本的讣告内容正是现实中的我的真实写照:一生都过着表明上快乐但却传统且平凡的生活。这两个版本的讣告的差别显而易见。因此我发现是需要做出改变的时候了。就在那时,我决定独自划桨跨越太平洋。”

 

再回到 Mailbox。在 2013 年 2 月 7 日上午 8 点,我们打开了第一瓶香槟,庆祝 iPhone 版 Mailbox 的推出。当时我们所有 13 个人都睁大了眼睛紧盯着监视器看着实时战果如何。当时我认为那是我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却禁不住在想这一切与我那个关于白色房间的梦境有啥关系。

 

第二章节:选择“必须”通常需要一次信仰的飞跃

 

如果你曾站在悬崖边向谷底张望过,你肯定已经心生畏惧了。选择“必须”后,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大到令人害怕但却又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答案的问题。下面我所列举的这些就是在选择“必须”后通常会有的三大恐惧。

 

金钱

 

金钱可以为我们搭建一个让我们自由探寻那些“必须”的桥梁。通常这并不需要太多钱,但却需要决心。你可以用钱买回一天、一周或一个月的时间用在“必须”上,不过这最后可能会让你一无所获。当然,你也可以用钱买一件外套或是一辆汽车,这些东西的价值显而易见,而且不会有什么风险。

 

当然,赚钱的最好办法就是找到你的真正兴趣所在,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对于那些能在“应该”和“必须”两者间一直选择“必须”的人们,他们能够使兴趣和赚钱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在实现信仰的飞跃并选择“必须”后,他们会发现通过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去挣钱比他们想象的要容易得多。

 

时间

 

听从我们内心的召唤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放弃现有的工作,也不是说我们需要订一张到遥远的甚至没有手机信号的梦幻国度的单程票。作为过来人,我认为其中最难最棘手的问题就是每天要在“必须”和现实生活两者间做好转换,而不是要彻底选择一个而摈弃另一个。以 Sheryl Sandberg 为例,Lean In(中文译名:向前一步)这本书所阐述的内容就是 Sandberg 内心积累的那些“必须”,直到这本书出版。与此同时,她还在与扎克伯格一道运营着 Facebook,自己还在养育着两个孩子,这些是现实。将“必须”与现实生活融合起来就是说我们要同团队一起协同创造一些小的机遇,就是说在日常工作之余要与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有适当的独处时间,然后坚持践行自己的想法。这也意味着我们要从今天起就要从小事做起,一点一滴地跟从自己的内心真实的想法。

 

当被问及为何不进行信仰的飞跃时,金钱和时间因素常会被拿来当作借口,我认为真正的原因恐怕比这更深也更令人恐惧。

 

抛弃

 

“必须”从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冒出来时,那是最真实美丽的自己,这时“应该”就会从外界扑面而来,而且来势汹汹。“应该”来自我们称为家的地方、我们爱着的人以及我们所创造的一切,所有这些定义了我们。

 

站在悬崖边上弯腰看那深不见底的谷底,听着诡异的呼啸声,我们会有一种对于未来的不祥预感,包括被抛弃、失败和羞辱。很多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决定不再飞跃,以此来避免那些未知。在未知的悬崖底部虽然一切皆有可能,但一切也都是无法保证的。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实战练习

 

找一张空白纸,标题写上:我到底在害怕什么?花大概 10 分钟的时间按 1、2、3、4、5……的顺序罗列自己最害怕的东西。

 

开始罗列

 

一条一条地罗列,一条一条的审视,就自己所害怕的那些东西与自己进行一次深入对话。你真的会无家可归吗?你真的会孤独一人吗?别人真的会嘲笑你吗?你真的需要那么多钱吗?这是一个你来用于权衡的清单,所罗列的事项也就是挡在你面前的最大障碍。

 

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你出生的那一天,你懂得你生存的意义的那一天。- 马克. 吐温

 

第三章节:选择“必须”每天都需要实践,它是一个会反复出现的选择

 

我们昨天选择了“应该”并不意味着我们今天会选择“必须”。我们今天选择了“必须”也并不意味着我们明天不会重新选择“应该”。

 

在我到达那个经常出现在我梦境中的白色房间时,天色渐晚。我眼前的这个房间质朴、纯白而纯粹,这是一个全新开始的象征。环顾四周,我不禁在想:“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我究竟做了些什么?”接着我听到内心的声音在说:“该绘画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在“应该”和“必须”之间,我会更频繁地选择“必须”了。我也发现,选择“必须”已经为我打开了很多扇我从未想象过的全新世界的大门。以下三个要素在我持续选择“必须”的实践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独处

 

最好的思想在独处中诞生;最糟糕的思想在混乱中产生。- 托马斯. 爱迪生

 

很多时候,重新踏上通往“必须”的道路需要的是一个独处的环境。正是因为寻求独处,所以我才能独自一人在巴厘岛的一个 Airbnb 家庭旅馆一住就是 6 周,我住的地方四周都是稻田,棕榈树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茉莉花香,那里不能打电话,不能发邮件,房屋更是三面无墙,屋里随时都有可能跳进一只青蛙或是爬进一只壁虎。我给我住的放我起了一个名字“无墙小屋”。之前我一直梦想着能在一个屋内世界和屋外世界完全融为一体的环境里居住一段时间。六周的“无墙小屋”居住生活让我整个人的思绪都慢了下来,外部世界的噪杂声也渐渐消散,让我有机会在彻底安静的环境中与内心独处。躺在倒影婆娑的棕榈树下,望着那挂着月相不停变换的月亮的夜空,我无数次的幻想。

 

专注

 

宁静生活的单纯和纯净才能激发出有创造力的心灵。- 爱因斯坦

 

也正是在“无墙小屋”的生活经历要我彻底爱上了月亮。有一天,我的一位巴厘岛的朋友决定将我的两幅画做成纺织艺术品。就在几个月前,我回到旧金山,思考如何处理这些精致的纺织品。因为巴厘岛人用蜡染印花法手绘纺织品的过程非常精美,和我自己的绘画实践方式也非常类似,因此我想找到将二者结合起来并大规模推广的方法。所以我决定去纽约,在那里的一个 Airbnb 家庭公寓里我思考了整整两周的时间。

 

一位朋友曾将专注比作一束光,如果这束光不集中射向一个方向,光线就会分散的到处都是,令人炫目。如果灯光集中,它就会变成一道激光,灯光专注且强烈。

 

 

让其他人参与进来

 

在 IDEO 的工作经历是我相信人本设计的重要性。我开始想,甚至是担心,我如何才能将自己内心旅程和外部世界连接起来。下面是我的发现:

 

选择“必须”,然后跟随你所有的渴望和与之相连的欲望。

 

为之做大量工作,做就行,无需追求完美。

 

如果没做好,进行修正。如果还没做好,推倒重来。如果依旧没做好,那先这样,好好泡个热水澡,今天先这样。

 

如果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活动突然发生了某种联系,一定要记录下来。

 

如果有新的想法形成,抓住他们。如果在你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有机会出现,先将它们放在一边。然后做出模型展示给你认识的所有人。再然后真正将其做出来。

 

每天都要花一点时间来独自思考你的工作。

 

在纽约的两周里,我给所认识的所有的聪慧女性朋友都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请她们检查我的工作成果并提出反馈意见。在这个过程中,我需要让其他人参与进来。此外我还发现,只有当我大概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会这么做时我才会让其他人参与进来。

 

她们给我提了很多非常有价值的的反馈意见。这也是为什么第二周我会重返巴厘岛。和上次去巴厘岛不同的是,这次我带去了 200 码胚布。和当地的蜡染印花法艺术家一道,我们手绘了 100 件限量艺术品,这些艺术品的灵感来源正是上次在巴厘岛让我深深爱上的月亮的不同月相。我们将这些艺术品作为 Bulan Project 项目的首批作品对外销售,两周内即销售一空。

 

第四章节:那些选择了“必须”的人们

 

当我们是谁和我们做的事合二为一时,我们就已经踏上了“必须”这条道路了。当我们选择“必须”时,我们所创造的东西就是我们自己。

 

选择“必须”就是工业设计师 David Pierce 在自己的整只胳膊上纹了一个长长的尺子,因为它的技艺已经和他的身体合二为一了。

 

选择“必须”就是设计大师 Charles 和 Ray Eames 夫妇一生都在联合设计并将他们的全部生命都投入到设计中去。

 

选择“必须”就是乔布斯没有将 Jony Ive 视为同事或是创意合作伙伴,而是将其视为“灵魂伴侣”。

 

 

如果你相信自己内心也有特别的东西在蠢蠢欲动,感觉是时间试一试了,那么一定要听从你内心的呼唤,从今天开始,从小事开始。

 

如果你也因现实生活和理想之间存在的距离而深感不安,那么从今天开始就行动起来,做一件能够让你离梦想更进一步的事。

 

如果你站在通往“必须”的悬崖边上,但却不敢跳跃,不妨再深入探究一点,看看究竟是什么在阻挡你。从今天就开始。

 

生活中,我们经常需要在“应该”和“必须”两者间进行选择,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今天,你必须要做出选择。